您的位置 首页 娱乐热点

隐秘的角落普普和严良真的没死?信了,你就

自从看了《隐秘的角落》,我现在脑子里全是《小白船》的声音:

蓝蓝的天空银河里

有只小白船

船上有棵桂花树

白兔在游玩

……

建议大家端午节不要去爬山,运气不好可能会遇见秦昊,如果他坚持要帮你拍照,我怕你吃不到明天早上的油条。

上一期解读了朱晶晶的死因,这一期为大家分析一下普普和严良为什么死了。是的,你没有听错,他们都死了。

一部好的作品会引发各种各种样的解读,这是内涵得到外延的体现。解读分析作品不是为了说服谁,而是为了表达思考,仅此而已。



《隐秘的角落》中的人物都很复杂,都不是脸谱化的人物形象,善中有恶,恶中有善,人性的灰暗处往往又闪耀着人性的光辉。

让人触动纠结,爱恨交织,不自觉的就被带入剧情,心潮奔涌,不能自已,越是这样,越是说明人物塑造的成功,普普便是这样一个角色。

有的人喜欢普普,觉得她纯真可爱;有的人不喜欢普普,觉得她很有心机,连累了朱严二人。其实没有什么非黑即白,纯真和有心机在一个人身上完全可以兼容,人性的复杂让它们的结合丝毫不显矛盾。

但无论讨厌的还是喜欢的,普普死了,大家也许会感到同样的惋惜和不舍。

镜头切到大结局,搏斗中的张东升并没有杀死严良,反而告诉严良,普普没有死,早被他送到了医院。

我很愿意相信张东升的话,但我知道,事实上普普早就不在了。不要看他说了什么,而要看他做了什么。

剧情朝回走,在最后的风暴来临之前,严良找到朱朝阳,朱朝阳并不想报警,但严良却执意要报警,他告诉朱朝阳说这是欠普普的,他们不能白死。

这个他们,当然也包括普普,导演借最为朴实的严良告诉我们,普普已经不在了。

剧情再朝回走,水厂房里,张东升告诉暗处的严良,普普死了。看到这里,我心里一阵激动,我又觉得普普没有死。

因为此时的张东升纯粹是为了引严良出来,故意激怒严良。所以他说普普死了,普普极有可能没死。但还是一句话,不要看他说了什么,而要看他做了什么。

镜头拉回到第一现场,张东升岳父母家的房子里,被空白复制卡激怒的张东升已经失去了理智,她疯狂诘问普普,毫不知情的普普一脸懵,抱着猫的她哮喘犯了。

严良不在,手忙脚乱的张东升找到药以后,普普已经吸不进去了。和正常人遇到这种事情一样,张东升下意识的打电话叫救护车。但当对方询问地址的时候,张东升却沉默了,在救普普和救自己之间,他选择了救自己。

镜头到这里就切走了,没有进一步的情节。此后的剧情,普普再也没有出现,我们知道,普普永远不可能再回来了。

大结局中,老陈告诉严良,普普和欣欣配型成功了,下周手术……

我知道,这是幻觉,因为和普普一样,老陈和严良也都死了。

再来说说严良,不管他在剧中给人的感觉是怎样,不可否认的是他的确代表着正义和光明,像一束光一样,努力照进朱朝阳的内心,想让他真的面朝朝阳,驱尽阴霾。

但很可惜,这么正义的人,还是不可避免地死了。

镜头拉到大结局,被张东升激怒的朱朝阳要杀掉张东升,为父亲报仇。严良拦住了朱朝阳,挣扎中严良掉出了船外。

抓住船舷的严良劝诫朱朝阳不要上张东升的当,杀了他就变成了第二个张东升,回不了头,永远活在罪恶中。然后,镜头显示严良掉入了海里。

我一直无法理解,朱朝阳为什么不拉严良上来?而要眼睁睁看他掉下去,这个镜头很难不让人想到朱晶晶的死,为什么见死不救?当然这不是本文的重点,还是回到严良身上。

后面的情节显示的是,老陈将严良从海里拉上了岸,一顿操作,把严良救了回来。

不知道大家看到这个情节的时候是什么感觉,反正我看的时候觉得特别突兀,这种突兀直接降低了这件事的真实性。

警察赶过来的时候,镜头显示老陈扶着腹部痛苦的跑了过来,吊诡的是,他别处都不看,只看向严良落水的方向,先不说海水深不深,严良被没被冲走等等客观因素,怎么就这么巧?就老陈知道严良落水了?

关键是就老陈这老胳膊老腿的,身上的伤都还没好利索,就能一个人把严良从海里救起来?

老陈就是老陈,他不是超人啊!不是说一点可能都没有,关键是设计的痕迹太重了,其实让我判定严良死了的还不是这个突兀的情节,而是后面的一个更反常的情节。

在新学期开学典礼上,伴着台上的讲话声,我们看到礼堂的后门缓缓打开,严良随着阳光走进了学生方队,径直走向了朱朝阳。

这个情节给我的印象太深刻了,完全就是严良打开天堂之门,和朱朝阳做最后的告别,当严良离开之后,朱朝阳忍不住张望,因为他知道,自己心中那束光消失了。无论朝阳,还是东升,纵使日月高悬,心中依然暗黑一片。

而我说的反常就在众人对严良的反应上,严良打开大门,走向朱朝阳的整个过程中,只有朱朝阳”看到了他“,其余人没有任何反应,瞥都没瞥一眼,就像什么都没有一样。

事实上的确什么都没有,因为严良已经死了,不仅其他的人没有看到严良,朱朝阳也没有看到严良,朱朝阳只是下意识的看了过来,我们所看到的朱朝阳看见的严良只是朱朝阳心中的幻想。

这个推测在我分析老陈之死的时候更加得到了印证,结尾有个情节是老陈加入了老年舞的方队,严良用口哨声把老陈叫到了身边。细心的观众会发现,只有老陈一个人听到了严良响亮的口哨声,其他人一点反应都没有,就像两个人不存在一样。

事实上,老陈和严良的确不存在,两人早已葬身海底,不在了。至于两人对话,说什么普普和欣欣配型成功了,下周手术等等内容,不过是为我们编织的美妙幻景。

我们心里都很清楚,有时候导演必须要这样拍,必须要拍一些看似合理但没有必要的情节给一部分人看。当然,这部分人中有审查人员,但更多的还是那些有大团圆结局的心理诉求的“美盲”。

中国人几千年的的传统审美习惯很难轻易改变,看惯了才子佳人,父慈子孝,满心都是仁义礼智信,兄友弟恭的脸谱化人物形象。

但凡一个人物出场,心里便要不自觉的疑问:“他是好人还是坏人?”替天行道,惩恶扬善,好人有好报,坏人遭天谴,总之,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一个大团圆的美好结局,好像不这样,就不能称之为艺术。

因为相比残酷的现实,更多人愿意相信美好的童话。现实过于苦痛,不得不相信童话以寻求精神慰藉,这种情感补偿,几乎所有人都在享用。

实际上这是一厢情愿,全世界都制造童话,童话也不可能变成现实。

但是艺术创作者在艺术创作时,尤其是影视艺术,又不可能完全不考虑市场和大众,环境和资本是戴在创作者脚上的镣铐,让其在一定限度内自由发挥,一定的迎合和让步在所难免。

艺术作品的这种迎合或者说让步,无疑会降低其本身的艺术价值,这种价值的丧失要归功于普通大众。

但我依然要说,相信童话或者现实,这种选择本身并没有对错,因为追求什么结局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思考本身。

魔幻人生





作者 | 囍夫卡
微信号 | Kafka-JC

酒色财气都想沾
不读书来面目憎

“;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