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娱乐热点

周星驰欠下了13亿债款,被迫抵押10多亿

沐问

物语

+


一年一**,百年周星驰


电影院依旧没有开门。

6月17日,有香港媒体爆出,由于电影行业萧条,“喜剧之王”周星驰因为资金周转问题,不得不将自己价值10亿的“山顶豪宅”抵押给银行,用于拍摄新电影。


消息一经放出,引来无数讨论。面对全网铺天盖地的新闻,一如既往地,周星驰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在此之前,周星驰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公众视野之中了。

星爷催泪视频


19年后,在对谈现场,当马云问周星驰,为何这次不再亲自扮演“孙悟空”一角时,他给出了一个极为模糊的答案:
“我的时间不多了。”
想了想,他又解释道:“因为时间不多了,所以想专心做好导演。”
然后,周星驰就真的没再演过电影。

01


1957年,凌宝儿17岁,那一年,她刚从广州师范大学毕业,前途似锦,可是天降霹雳,因“反右”运动,她父亲中招,锒铛入狱。


父亲在监狱生死未卜,母亲凑钱带着凌宝儿偷渡去了香港。


在那个混乱的年代,像凌宝儿这样的知识份子,因为偷渡来香港的,想要找份养家糊口的工作,得有人担保。


于是,在1959年,19岁的凌宝儿因生活所迫嫁给了31岁的大龄青年周驿尚。


周驿尚一穷二白,除了一份勉强糊口的工作,和九龙区一间12平米的木板房,一无所有。


被命运裹挟,走到一起的两个人,并没有多少爱情,有的只是终日不断相互指责、谩骂和争吵。


1962年,6月,一个空气潮湿的晚上,周星驰出生在香港九龙的贫民区。母亲凌宝儿为儿子取名为“星驰”,取意于《滕王阁序》的“雄州雾列,俊采星驰”。


这名字也似乎成了他一生的隐喻。一颗闪亮的巨星,一直奔驰在前进的路上,却忘了享受路途上的风景。但他留下了那么多经典的电影,消解过多少人的惆怅与寂寞。

幼年周星驰

周星驰一家人日子过得一直很紧巴,一家五口挤在一间木板房里,睡的是“上下铺”的架子床,偶尔吃顿豉油捞饭,都觉得是天下美味。


为养家糊口凌宝儿打着多份工,尽管如此,她仍然很重视三个孩子的教育,偶尔还会带孩子去看电影。


三岁那年,母亲攒了几星期的钱,带着周星驰去看。


在电影院前排,眼尖的周星驰,看到了搂着陌生女人的父亲,他扯扯母亲的袖子,兴奋地说:‘妈妈,爸爸在那里!’凌宝儿往前一看,发现丈夫与一名女子在一起。


就在这一年,香港正式确立“一夫一妻”制,宣布纳妾不再合法。


凌宝儿无法忍受****的周驿尚,终于在吵吵闹闹四年后离了婚。


离婚后,凌宝儿一个人抚养3个孩子,生活更是艰难,就算当时一个人打两份工,家里都很难经常吃上肉。


周星驰却似乎并不懂事,他总是胡闹,不肯乖乖吃饭,吃了两口就吐在碗里,母亲舍不得浪费,只好把剩下的菜都吃了,为了这事,周星驰小时候没少挨揍。


有一次,母亲快两个月没发工资了,好不容易弄了些钱来给他们买了鸡腿,周星驰却又一次不小心把鸡腿掉在了地上。


母亲又生气又心疼,拿起藤条开始抽他:“让你顽皮!让你不知道珍惜!”


母亲把鸡腿捡起来,舍不得扔掉,用开水冲了一下,自己吃了。


睡觉的时候母亲问:“打疼了吧?以后还顽不顽皮了?”


周星驰笑嘻嘻地说:“睡觉啦,我明天还上课呢。”


多年以后,在一次访谈节目中,母亲还数落着周星驰儿时的这些“调皮”举动,星爷的回答让无数人泪目:


如果我不故意这样做,你是绝对不会吃那些鱼肉的,那时候,你那么辛苦…


02


年幼时,周星驰总喜欢趴在窗边,观察穷人区草根阶层的市井生活。


位于九龙油麻地的庙街,被一座天后庙分为南北两段,聚居着香港最底层的一部分人,这里也是香港最有名的夜市,不定时的粤剧表演,公共厕所旁算命看相的摊档,躲在破旧门帘后的站街女,经常让年幼的周星驰看得出神。


但赤贫的生活里,偶尔也会透过一线幽光。


1972年,母亲带着9岁的周星驰到一家旧电影院去看李小龙的《猛龙过江》。


当看到李小龙杀出重围,单挑黑心老板,双手沾满鲜血时,坐在最后一排的周星驰,泪流满面。


他被李小龙迅若流星,出神入化的功夫给震住了,也兴奋得整张脸都充了血。


回家后他对母亲说:“我要成为李小龙这样的功夫明星。”


母亲笑得乐不可支:“你就省省吧!”


星仔却很偏执:“如果做人没有梦想,那跟咸鱼有什么区别?”

如果说,母亲的坚毅教会了他努力,那么,李小龙的出现,则点燃了周星驰的电影梦想。


从此,练武占据了他大部分时间,他将99%的精力都用在练功上:站在水缸边上练习轻功,将手**炒绿豆里练铁砂掌……



他央求母亲买来一个沙袋,挂在木板房中央,沙袋下面,是家里唯一一张桌子,一日三餐都在上面。周星驰学着电影里的动作,一有时间,就攥着拳头往沙袋上打。


放学后,他也不出门去和别的小孩玩,而是爬上装满水的大缸,站在大缸边沿,一圈一圈地走,打算练成飞檐走壁的轻功。或者钻进厨房,把绿豆倒进铁锅,用右手不断翻炒,练铁砂掌。


当周星驰把手练得粗皮糙肉时,被母亲喝止了:“你这是练武吗?我看是自残。”


这时,周星驰10多岁,学习成绩一塌糊涂,除了功夫,一无所长。他却想到另一种方式,证明自己。


为此,他冲进*****,拉着校长胳膊,对校长:“我读书不行,我的强项是武功,我想在学校开班收徒。”校长盯着星仔像看一个傻子,半响后说了两个字:“出去!


03


星仔中学毕业后,做过一段时间的茶楼跑堂,也在一家电子厂做过工人。


一天,为了赶着看李小龙的新电影《龙争虎斗》,周星驰便骑上一辆单车到影院去,由于距离影院有点远,担心晚到错过开头,他一路上把车骑得飞快。


在一个三岔路口拐弯的地方,不小心撞倒了一个男孩,因为着急赶路,两个人互说了声对不起,扶起车子就离开了。


到了电影院,周星驰发现,刚才被撞的那个男孩儿正好坐在他的位置旁边,被撞的男孩,叫梁朝伟。


不打不相识,此后,两人因为都喜欢电影,成为了非常好的朋友,无话不谈,相见恨晚。


1981年夏天,邻居家女孩戚美珍考进无线艺员训练班的消息,风一样传遍了街坊邻里。


周星驰听说后,心潮澎湃,当即鼓动做勤杂工的梁朝伟,一起报考了第11期训练班。


没想到这一次考试,他没考上,陪他去考试的梁朝伟反而被录取了。落榜的周星驰很失落,他沮丧至极,把自己关在家里不吃不喝。


他不甘心,又报考一次,还是落选。


到了第三次,领家女孩戚美珍向自己的老师刘芳推荐周星驰,她说:他真的很有才气的,也很有性格的,演戏不一定非要靓仔啊!给他一个机会,他肯定一鸣惊人。


最终,周星驰被破格录取。收到了录取通知,周星驰坐在木板房的沙袋下面,周星驰喜极而泣。


训练班的时间很紧,一年要学10多门课程。在这里,周星驰什么叫演技,什么是剧本,什么是编剧,什么是导演……..在这以前,他只知道电影只需要会功夫就可以了。


培训结束后,想做演员的星仔,却被台里安排去做儿童节目主持人。这一做,就是六年。


从20岁到26岁,耗费了青春期最好的六年时间,但他并没有因此放弃自己的演员梦想。报纸上说星仔:“连主持都这么烂,怎能做演员。”


星仔就把报纸剪下来,贴在墙上刺激自己,每天洗脸时,就对着镜子大喊:“加油!”


《喜剧之王》的开场,是周星驰站在海边,朝着大海喊:“努力!奋斗!”


这也是他当时人生的真实写照。


周星驰说,小人物一定要做很多很多的努力才会有那么一点点成功,但你一定要具备在困境中忍耐的素质。


长达六年的“跑龙套”生涯,是他人生最重要的转折点。


《喜剧之王》里,他演的尹天仇一心想成为一个好演员,却屡次被骂“你这个死跑龙套的!”


他一本正经地回应:“其实我是一个演员。”


“临时演员也是一个演员。”


他的西装革履和“煞有介事”,在别人看来,就像是一个笑话。


6年的跑龙套生涯里,他的大部分角色都小到一句台词都没有,就是单纯的人肉背景,可周星驰却每次都会特别拼。


像所有小人物一样,因为背后无所依仗,无权无势,所以要抓住每一次机会,拼尽全力。


拍摄83版《射雕英雄传》时,他饰演一个被梅超风练九阴白骨爪而抓死的宋朝小兵,他只需“啊”一声,躺倒在地便算大功告成。


结果他跑去和副导演说,梅超风伸出手来时,他应该本能地挡一下。


导演嗤之以鼻:干嘛?


他仍认真地做着解释:因为他不想死啊。


导演对这个跑个龙套,也敢对他指手画脚的群演恼羞成怒道:滚


在《****》跑龙套的时候,周星驰笑问郑裕玲,自己会不会红,郑裕玲说了五个字:


死都不会红!


04


1988年,李修贤拍一部警匪片,想启用周星驰却犹豫不决。


他太渴望演戏了,知道后去找导演,好话说尽,被恭维得开心了的导演于是跟身边人说:“这个人怎么和一条狗一样!”


周星驰从小就知道,对小人物而言,机会从不会从天上掉下来。


比起那些生下来就拥有很多的人,他只有付出更多的努力,才有可能得到那些想要得到的东西。


许是老天爷看到了周星驰的拼,李修贤答应周星驰,给了他一个配角。


从电影开机到杀青,几乎每天,李修贤都在骂周星驰,他说:


演戏并非是力气活,你干嘛像一只狗一样那么卖力呢!


命运抛出的一个让他咸鱼翻身的机会,准确无误地被周星驰牢牢地攥在了手里。


周星驰演《霹雳先锋》的伟仔,没有让观众失望,那年周星驰拿下了金马奖的最佳男配角,还被提名金像奖最佳新演员。


当时坐在台下的周星驰听到念到自己的名字时,难以置信,他问身边的人:“我吗?确定是我吗?”


反复询问身边人之后,周星驰才小心翼翼地走向舞台,从颁奖人手里接过奖杯。


1988年冬天,这个沉默已久的年轻人,终于被承认。


周星驰大红后,李修贤,便以每部电影70万片酬,把周星驰签到自己的万能影业公司。周星驰报恩心切,也无法拒绝。


他让星仔拍了《龙的传人》《情圣》,为了恩情,星仔拍了,大卖。


李修贤帮周星驰接戏,每部片酬100万计,70万给周星驰,自己赚30万。


“虽是有恩,但也不能一直这样吧!”


那时,香港黑道当道,数十位黑道老大要周星驰的档期,李修贤虽然挡住了一些,终究有一些是挡不住的,向华强点名要周星驰,李修贤就把周星驰卖给了向华强兄弟的永盛电影公司。


进入永盛后,周星驰迎来一波爆发,开启了周星驰的永盛时代。



这是周星驰的创作高潮期,少有的高产。


1992年,香港电影人深受黑帮的**。这一年,4月16日清晨,李连杰经纪人蔡子明,被杀**杀。5月4日,黄朗维拿出百万支票要求梅艳芳献唱,梅艳芳拒绝,结果被掌掴。三天后,黄朗维在医院被枪杀。


随即发生了著名的“抗暴反黑大游行”,300多名电影人走上街头,加入游行,抗议香港影坛存在的“涉黑”暴力事件。


风云变幻的1992年,也是香港电影史上,空前绝后的“周星驰年”。


这一年,是周星驰打败周润发,彻底占领香港市场的第三年。


从此,周星驰成了一种现象。他和周润发,成龙,一起被媒体称为“双周一成”,写进了香港电影史。


双周一成


那时“双周一成”三位巨星,周星驰票房最高,但实际拿到手的却最低。


1992年,周润发片酬已达到1000万,当时,周星驰片酬最高的一部片子是,客串《家有喜事》,市场片酬是800万,有一半还要分给永盛公司,公司内部拍片子,只有70万片酬。


那时,李连杰,已达到1200万片酬了,周星驰还不足他的一个零头。


05


1994年,香港娱乐圈已经烦透了周星驰,耍大牌、不停改剧本、全剧组由他一个人指挥,不尊重导演和制片。


周星驰也烦透了香港娱乐圈,这帮人拍喜剧太不用心,台词空洞,表演乏味,一遍遍嚼老梗。


这一年,32岁的周星驰决心要拍出理想的喜剧,他创办了彩星电影公司,自筹资金,拉起一班人马远赴宁夏,花了小半年的时间,拍出了两集《大话西游》。


而《大话西游》的命运,就像电影中那句台词,让周星驰“猜中了开头,却猜不中结局”。


1995年1月,春节前后,《月光宝盒》和《大圣娶亲》先后上映,但票房却出乎意料的低,这两部投资6000多万的电影,最终票房加起来,只有5000多万(港币),亏损得一塌糊涂。


钱赔了,周星驰只得重回向华强的怀抱,拍了《百变星君》和《大内密探零零发》,这两部电影保持着港式恶搞套路,拍摄成本很低,票房却都超过了三千万。

给自己干赔大钱,给别人干赚大钱。周星驰不服气,与向华强的合约到期后,又重新组建了星辉海外公司,自导自演拍了《食神》。


这部电影位列香港年度票房榜第二名,终于让周星驰赚了钱。


星爷是骄傲的,骄傲到一定程度就容易得罪人。继与向华强闹掰后,拍《97家有喜事》时得罪了黄百鸣,拍《千王之王》又得罪了王晶。


到了筹拍《少林足球》的时候,星爷已经把香港娱乐圈的大佬得罪遍了。剧本拿出来后,向华强不投资,别人也就不接这个茬。


幸好老香港已经远去,背后有了母亲。星爷走霍震霆的关系,不仅找来新投资人林小明,还拿到了跟内地的合拍资格。


《少林足球》票房口碑双丰收,甚至在香港金像奖上拿了六项大奖,周星驰再度封神。


那年,林小明的太太在香港电影金像奖颁奖晚会上领最佳影片奖时,差点失声痛哭,她说:“所有人都以为我们傻了,但是事实证明我们做对了。”


自《少林足球》之后,周星驰几年磨一剑,每部作品都可圈可点,票房口碑大丰收。


2003年,这一年的周星驰,被美国《时代周刊》评选为“亚洲英雄”,登上了杂志封面。《时代周刊》说:


现在,香港面临着严峻挑战。周星驰的喜剧影片似乎能够让人们暂时摆脱忧虑和痛苦。如果说香港有查理·卓别林的话,那就是周星驰。


周星驰《功夫》


《少林足球》票房大卖后,王中军主动找到星爷,商量一起拍个大片。星爷看到内地市场庞大,也动了心思。


一部华谊兄弟出品,跟好莱坞哥伦比亚公司联合发行的《功夫》应运而出,这部电影毫无悬念的拿下票房冠军。


周星驰再次名利双收,封神星爷,自此,粉丝称他为星爷。


远在荷兰旅游的凌宝儿,当到荷兰街头到处都挂满了《功夫》的海报,海报上是动作潇洒的儿子,正在踢腿,凌宝儿突然嚎啕大哭。


电影上映后,影迷们发现,相比以往的电影,星爷在《功夫》中说话少了很多,内容由动作戏填充。


06


《功夫》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是年度票房冠军,星爷却不想当演员了。他换了另一种表演风格,回到父亲的故乡,演完了《长江七号》。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星爷把自己出演的最后一部电影放到了宁波,这是他父亲的故乡。他站在老房子面前给父亲打电话:我看到了你的老家。


在电影《长江七号》,星爷演一位父亲,不帅,没钱,是个在建筑工地打杂的民工。本来他希望请冯小刚演这个角色,韩三平阻止了这个提议,他对星爷说:你更像个民工。


父母离婚后,父爱是星爷童年最大的缺失,电影里面很多桥段来自星爷的童年,他回忆与父亲相处的短暂时光,住在一间小屋里,闹着买玩具,骑在单车上玩耍。




已经成为电影圈神话的星爷,以一个民工角色,告别了演员生涯。


不做演员的星爷,他开始有了另一种面孔。他还在导演电影,每一次新电影上映,都会大获成功。


2016年春节,《美人鱼》上映。票房一路领先,斩获33亿。2017年春节,《西游2》上映,票房也不错,斩获16亿。


这些,成功的电影却为他人做了嫁衣,《西游·降魔篇》的12.45亿票房,多数被华谊和中影分走了,星爷要求补签的分成协议,因为王中军拖延签字,没生效。


星爷当方面起诉华谊,法庭判了星爷败诉,他索要的8600万票房分红,没讨回来。


《美人鱼》上映前,他已经跟出品方签下了18亿的保底协议。至于34亿票房超额的部分,跟星爷没关系。


07


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周星驰越成功,黑他的人越多。


到《少林足球》后,周星驰俨然成为内地票房的金字招牌,谁投资都可以赚大把的钱。


也正是从《少林足球》之后,黑周星驰的人开始越来越多。


拍完《少林足球》,和合作人林小明对薄公堂;拍《功夫》,和洪金宝闹得不可开交;老东家向太公开在网络上炮轰周星驰,香港电影大佬杜琪峰、王晶、李修贤等也纷纷站出来说周星驰“人品差、忘恩负义、自私吝啬”云云。愈演愈烈的“倒周运动”,让星辉公司旗下不少艺人解约,团队涣散。


是非纷争不断,周星驰却从未出来回应或是反击。倒是黄秋生说了句公道话:你们总是听别人说他不好,有没有听过他说别人一句不好?


周星驰是一直头戴金箍的人,人生只要戴上金箍,就会有永远完不成的使命。


拍电影的时候,他总希望可以好一点,再好一点,特效好一点,画面好一点,总之要最好,第二好不行,第三好也不行。


1996年拍《食神》,服装组送来的衣服不够脏,周星驰就跳进旁边的水沟里打滚,自己把衣服弄脏。


2001年,拍《少林足球》时,大师兄黄一飞拍铁头功那个镜头,连续在头上爆掉八个啤酒瓶,但星仔还是不满意:“还有没有瓶子?”道具看不下去了,谎称:“没有了。”之后又拍,黄一飞被打爆头,昏厥过去,他一醒,星仔就问:“可以开工了吗?”


2014年拍《美人鱼》,为了拍好邓超和林允吃鸡的那场戏,周星驰反复修改了很多次,最后让他们吃掉了150只鸡。


拍《西游降魔篇》时,演员文章有一个镜头,他需要扮演一个妩媚的女人,在几个男人面前跳妖娆的舞蹈,第一遍,周星驰不满意,于是再跳一遍,最后文章整整跳了53次。


他的偏执,让他为了一个镜头让已经是大牌的明星一遍又一遍地重拍,以至于得罪了一个又一个演员和搭档,以至于如今“众叛亲离”,身边鲜少有朋友。


陈嘉上说:“你没看到周星驰发脾气的负面报道都是在拍戏现场吗?这不是人品不好,只是对工作太认真了!”


《功夫》里饰演包租婆的元秋说,周星驰的戏打人都来真的,即便当时的周星驰是导演,但也是演员,所以里面他被打的镜头也都是真打。


电影《少林足球》里周星驰的出场镜头,是周星驰穿着破背心,在两堆麻袋上做一字马的动作,为了那个镜头,周星驰整整练了一年。


戏比天大,让他成为那个用生命演戏导戏的人,甚至不惜与朋友反目,用尽一切气力维护戏的“尊严”。


“有时候得要想一百个创意,才找到一个好的创意。”他为此殚精竭虑:“每天吃饭要想,走路要想,坐车要想,洗澡要想,连上厕所也要想。”于是,他熬白了头发。


《心是孤独的猎手》里说:人越是明白,越是有追求,就越孤独。


周星驰半生都在雕刻揣摩角色,他把人生所有的高光时刻都献给了电影,为此付出的代价,就是斩断无数世俗间的牵绊。友情,爱情都是如此。


他从理想之国走来,又在傲慢中遗世独立。


蓦然想到电影《莫扎特传》片尾的那句话:到处都是庸才,我宽恕你们的罪。


用在他身上,尤为贴切。


星爷曾在质疑声里回应:这些年我的电影越来越少,只想跟大家说一句:对不起,我老了。


08


2013年,上海国际电影节邀请他出席。


星爷拒绝了:“我就不参加了。”组委会说:“不参加,也提供一份宣传资料吧!”


星爷公司给他准备了三个版本:一个是他作为演员的成绩,一个是他的影片取得的票房成绩,一个是他作为导演的成绩。


但最后,星爷都否决了。助理问:“那用什么啊?”星爷沉默了片刻,只说:就用“电影工作者”五个字。


助理给组委会打电话:“就用‘电影工作者’。”


组委会评委愣了,反应过来后,说了一句:“牛!”


就在前几天,网上曾传出一则消息。

结尾

就在前几天,网上曾传出一则消息。

周星驰欠下了13亿债款。

原因是因为几年前签下的对赌协议:

“周星驰承诺在2016年至2019年4年期间内,公司净利润达到10亿元。若不能达到该要求,周星驰愿自掏腰包补足差额或回购股份。”

由于没有完成对赌,他欠下了13亿债款,无奈之下抵押了自己价值10多亿的豪宅。


他被人骂只为钱拍电影,可是爱钱又有什么错?

曾经在香港影坛叱咤风云的周星驰,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风光。

转眼年近60的周星驰,至今仍孑然一身。

谈起感情,他也只是说:

“我看我现在这样子,还有机会吗?”

正应了大话西游的最后一句台词:

“你看那个,好像一条狗啊。”


多年以后,当两鬓白发横生的周星驰再次打开电影屏幕时,准会想起那些年心中的执念。

那个在剧组最早起床的阿星。

那个对着镜子喊“加油”的阿星。

那个幻想着有一天自己能成为主角的阿星。

怀揣着多年的电影梦想,有朝一日花开满地,赢得半生成就。

只是,他一定没想到。

到头来,终究还是过不好这一生

看更多走心好文章

请长按下方图片

识别二维码 关注沐问

一年一**,
百年周星驰。

“;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