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娱乐热点

电影大佬们的求生:周星驰“10亿卖豪宅”

文 | 何西窗

夏天已经来了,但电影行业正常复工遥遥无期,而行业上下游的各路电影人们似乎已经到了穷途末路之时。

昨天(6月22日)周星驰迎来了58岁的生日,但是资本市场上却因为他的另一个消息对他分外关注。几天前,港媒报道,周星驰将自己位于香港太平山歌赋山普乐道的超级豪宅\”天比高\”抵押给摩根大通银行进行融资借贷。

(图片来自网络)

根据***息,天比高是周星驰于2004年以3.2亿港元买入的地皮,将其重建改造为四栋独立大宅,其中三栋已经在2008至2010年售出(售价分别为3.8亿港元、3亿港元、8亿港元)前后卖出。此次抵押的最后一栋天比高,市场对其估价约11亿港元。

而这次周星驰抵押房产的原因,则被认为是其与新文化的对赌失败。2017年新文化与周星驰签署股权转让协议,以总共累计以13.26亿获得周星驰旗下公司PDAL51%的股份,周星驰则需要在2016~2019四个财政年度实现10.4亿净利润。而根据新文化财报,PDAL2018年与2019年均未完成业绩,所差数额需要由周星驰补齐。

于是“周星驰卖房还债”的消息不胫而走,这也被视为电影产业寒冬下电影人艰难求生的具像化表现之一。

无独有偶,近段时间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也传出了卖房“救市”的消息,王中军以2.2亿港元价格卖出香港中半山的豪宅,账面获利8800万港元,但没有人为账面上的差价感到高兴,因为这是王中军在去年卖画之后,又一次变卖家产,寒冬下华谊兄弟的艰难似乎已经一目了然。

(王中军)

而对于电影行业而言,疫情反复,电影院暑期开工希望渺茫,寒冬之下头部导演、公司大佬接连“卖房求生”,是一个让人越发沉重的消息。

周星驰抵押房产、王中军卖房,电影大佬们的自救求生

周星驰抵押房产,不仅仅是与新文化之间的对赌失败,还有电影市场长时间停工带来的负面影响。

根据2017年新文化与周星驰的对赌协议,13亿投资背后,周星驰需要在2016至2019财政年实现的净利润目标分别不低于1.7亿、2.21亿、2.873亿和3.617亿。当时公众也曾担忧周星驰能够完成对赌,但更多是对于周星驰电影的期待。

根据新文化财报,根据新文化年报,PDAL公司在2016和2017财政年均完成了业绩承诺,2017年《西游伏妖篇》口碑滑铁卢,但是票房依旧达到16.52亿。情况变化是在近两年,2018年PDAL净利润为2.58亿元,2019年净利润为1.66亿元,与承诺业绩相差2.25亿。

值得注意的是,有媒体发现,周星驰补偿业绩的方式不是单纯的差额补偿。协议显示,若PDAL的实际净利润比承诺数额低30%以上,周星驰需要按总金额的差额,以当初的股权转让价格,等比例进行补偿。6月初,新文化曾对外回应,PDAL业绩承诺到期日为2020年3月31日,实际利润数与净利润承诺数的差异情况需由审计报告确定。

另一方面,周星驰旗下上市公司比高集团情况也并不乐观。据了解,从2010年周星驰以比高集团借壳上市、2012年9月以占股52.86%拥有绝对控股权,截至2019年3月,比高集团已经累计亏损金额约5.8亿。

(图片来自网络)

由于疫情影响,电影行业停工时间已经达到5个多月,对于比高集团而言显然是加剧了经营困难。周星驰则在2019年春节档推出了《新喜剧之王》之后也被迫进入停摆期,《美人鱼2》显示2020年将上映,但以目前电影行业的情况来看,所有电影排期都有着相当的不确定性,而电影项目无法落地,不管是业绩对赌还是比高集团运营,困难的局面还是后头。

同样陷入困境、又因停工加剧危机的还有华谊兄弟。王中军卖房子换来的8800万港元能否拯救华谊脱离危机不得而知,但是从2019年至今,华谊兄弟已经几次依靠外部资金或变卖家产寻求生机。

2019年1月华谊兄弟连发多条质押担保公告,向浙商银行、平安银行、中信银行、民生银行和招商银行申请25亿授信;同时华谊兄弟向阿里影业借款7亿,同时二者达成战略协议,华谊将在5年内至少完成主控并上映10部院线电影,合作期间阿里影业享有华谊项目优先投资权。

2019年3月,华谊向浙江横店影视产权交易中心借款金额为2600万;4月华谊兄弟向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王忠军借款人民币2.7亿;8月,王中军透露自己为了缓解公司资金紧张,卖出了自己收藏的画;11月,华谊兄弟发布公告称,公司为实际经营的需要,拟向杭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申请人民币5亿元的综合授信。

2019年12月,华谊兄弟将其持有的卖座网4%的股份转让给卖座网CEO陈应魁,获得4567.85万的收益;同时华谊兄弟还向浙商银行和招商银行申请了为期一年的2亿元综合授信……

2019年华谊的关键词是“借钱”,而这一年由于《只有芸知道》《小小的愿望》等电影票房不及预期,重磅大片《八佰》上映时间不定,华谊试图借钱完成的翻身仗依旧没有打响,2019年华谊兄弟亏损达到39.63亿,2020年如若继续亏损将面临退市。

可屋漏偏逢连夜雨,2020年电影行业由于疫情停工,上半年电影公司们颗粒无收,华谊兄弟想要实现盈利更加困难。现在唯一的好消息是,华谊2020年4月获得包括阿里影业、腾讯在内的近23亿定增,再次获得外部输血,可这能否让华谊度过退市危机,依旧不能保证。

影院倒闭潮开始,电影人们的曙光何时来临?

大佬们的处境尚且如此,下游影院与各环节电影工作人员的处境可想而知。如果说此前两个月是中小公司与影院的洗牌期,腰部及以下电影公司无法支撑运营,三四线城市电影院纷纷破产关门,那么今时今日,则是整个行业的倒闭大潮。

6月,大批影院对外张贴了停业公告。6月19日,已开业十年的卢米埃重庆金源IMAX影城宣布将于7月14日正式闭店,此前上海美亚影城、金逸影城(常德泽云店)、托吉斯影城(云浮郁南店)在内的多家影院,也宣布闭店。

这是真实的危机,两三个月前电影院还能以变卖爆米花零食、周边产品等方式获得心理安慰,等待行业恢复运转,到现在从线上卖货、人员裁剪、提前销售打折优惠到兼职摆摊,影院已经尝试了诸多方法延长生命,但是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博纳副总裁黄巍跳楼自杀的消息,则像是一记闷锤,让所有电影人们感到更加绝望。

头部电影公司同样经历磨难。今天,万达电影在关于非公开发行股票申请文件反馈意见回复公告中提到,受疫情影响,公司短期内面临较大的流动资金缺口,短期内现金流压力较大。官方表示,从2020年1月起,公司下属的国内600多家影院随即全部停止营业,至本反馈回复出具之日仍未恢复营业。但在疫情期间,公司仍需要支付员工薪酬、影院租金、物业费、财务费用等较为刚性的成本费用,给公司带来了较大的财务压力。

而此次万达发行股票,是拟募集资金43.5亿,用于新建影院项目及补充流动资金。2020年Q1万达电影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达到6亿。

谁也不知道电影行业何时能够恢复正常,也不知道曙光真正来临的那天,还有多少人有力气重整旗鼓。几天前,文旅部对《剧院等演出场所恢复开放疫情防控措施指南》《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恢复开放疫情防控措施指南》《娱乐场所恢复开放疫情防控措施指南》进行了修订调整。其中明确表示,消费者在娱乐场所、网吧的时间不得超过2小时。歌舞娱乐场所接纳消费者人数不得超过核定人数的50%,每个包间接纳消费者人数也不得超过核定人数的50%等。

部分电影工作人员对这个调整感到一丝希望,网吧、歌舞娱乐场所皆做出了指示,对于电影院或许也将有新的指示,但是目前电影院依旧只能够继续等待。

相较而言,海外市场电影行业的复工尝试更加明显,从5月开始,日韩、欧洲、东亚等电影市场陆续进行复工,而北美市场上,美国第一大院线AMC和第三大院线Cinemark宣布将于7月初左右复工,第二大院线Regel团日前也宣布将在6月最后一周进行影院的陆续开门,其中美国跟英国开门时间暂定为7月10日。

而好莱坞等待振奋电影市场的《信条》《花木兰》等大片目前皆定档于7月下旬,此前宣布8月上映的《神奇女侠2》推迟到10月2日,基努·里维斯主演的科幻冒险喜剧《比尔和泰德寻歌记》提档一周,则从8月21日提档至8月14日。

据调研机构Omdia日前分析,新冠肺炎疫情的负面影响将让2020年全球票房损失高达200亿至310亿美元。但实际上电影行业停工带来的损失远不止于此,票房与公司的损失可以用数字预计,从业者们受到的冲击却不能用数字预计。大佬们卖房求生,而站在产业链最基层的工作人员,早就在无米下炊之时离开了行业。

“;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