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社会热点

绿地集团高管被举报录音内容曝光!绿地事件

绿地集团高管和女下属不正当关系的消息在各社交平台持续发酵!“绿地高管致已婚女下属怀孕”事件又传出新动态,当事人张雨婷出来认错了。

几天前,微博账号“VS生生不息”发布了一封“致绿地集团张玉良董事及各位执行总裁”的实名举报信。这位自称为史睿生的人在举报信中称,绿地集团高管陈军与下属、史睿生的合法妻子张雨婷发生不正当关系,并致其怀孕,此外二人还存在严重挪用公款等经济违纪行为。

5月16日晚间,绿地发布官方声明表示,按照内部相关规定,证实被举报者是绿地集团下属京津冀事业部营销部负责人陈军。“针对信件反映的相关情况,按照内部相关规定,正在由我集团京津冀事业部纪检监察部门调查核实中”。

5月17日,“VS生生不息”再次更新微博,一则史睿生和妻子张雨婷的录音被公之于众。

爆料一出,更是引起了网上的热议。

最新进展:

“绿地事件”女主张雨婷发文道歉

当事人陈军一向低调,未做任何回应,5月19日,疑似张雨婷针对此事发长文进行了回应,我们来看看她都说了些啥。

只见她在社交平台上发布长文截图,内容很长,大体上就是知道自己错了,做出这样的事也不全是自己的错,老公史睿生也有很大问题,所以责任不能全推给她。

然后还说不希望让两人之间的私事被大众讨论,希望私下解决。

这篇内容很长,也显得有些哆嗦,简单来看,张雨婷全篇都在为自己开脱,说了三个重点:

1、你配不上我

2、早说了要分手,是你死缠着不放

3、你故意陷害我

对于此事,大家怎么看呢?

事件回顾

绿地集团高管被实名举报

不正当男女关系、无保护措施致怀孕、洗钱等严重经济违纪,5月17日,丈夫举报妻子**绿地高管事件,再曝出一记“大瓜”。

近日,网友史睿生通过其社交账号“VS生生不息”,实名举报绿地集团现任高管陈某与自己合法妻子维持不正当关系,使女方张某婷怀孕。此外,史睿生还称,张某婷配合陈某挪用绿地集团公款,“并通过洗钱收取巨额非法所得”。

发生了啥?

根据举报信,主要内容为以下四点:

1、在2020年2月期间,因为陈军的秘书受疫情影响无法上班,绿地正式复工后,陈军就特意安排张雨婷接替担任秘书一职。张雨婷本人坦白,在2020年3月初,即与陈军发生了多次不正当男女关系。

2、在其担任秘书期间,利用公司的可报销公关经费,给张雨婷购买了两个价值万元的高端手提包。

3、在张雨婷未拿到毕业证书的前提下,破例帮其办理了转正手续,破格录用其为正式员工。

4、张雨婷配合陈某挪用绿地集团国有公款,并通过洗钱收取巨额非法所得。

举报**子被称北京高校校花 喜欢简单的打扮和生活

自称“被绿”的史睿生使用微博账号“vS生生不息”举报称,他于2009年至今一直在澳洲学习。2016年,他和张某婷相识于北京,同年确立男女朋友关系,并得到双方父母许可后交往。

史睿生自述,在张某婷父母许可下,2017年7月,当张某婷从北京联合大学毕业后,就前往澳洲和史睿生共同生活,她同时在麦考瑞大学就读研究生。2018年10月25日,他和张某婷在澳大利亚领取结婚证。

举报称,2019年11月,张某婷完成最后一门课程后,萌生回国找工作的念头。2019年12月3日,她参与绿地控股集团面试并于12月23日进入绿地实习。2020年2月3日,绿地控股集团复工,他的妻子张某婷去绿地控股集团上班。期间史睿生和张某婷又在国内领取了结婚证。

但张某婷尚未拿到研究生毕业文凭和学历认证,“应该无法办理入职手续”,但却很快就成为绿地控股集团的正式员工。

今年5月,史睿生发现妻子张某婷已怀有2个月的身孕。在公开的视频和录音中,张某婷承认怀的孩子是绿地集团一个叫陈军的上司的。

据称,张某婷担任绿地控股集团一名叫陈军的管理者的秘书,而陈军利用绿地控股集团每月20万元活动经费,给张某婷报销了2个价值1万元左右的奢侈品。

史睿生还在举报中提及妻子张某婷多门考试挂科,难以毕业,为此,他“不得不为此支付重读费和代写作业的学费”。他还提及他的妻子“爱慕虚荣、贪恋奢靡”的生活,同时强调,“经济上,她完全依赖我的工作”。从其公布的对话视频看,张某婷对此不以为然,坦然地谈了自己和他人怀孕的事。

而就在5月17日晚间,疑为举报**子,微博认证名为“sushbs”的用户深夜爆料称:“遭丈夫威胁恐吓勒索,索赔500万元,还有过家暴…”并表示“在一起期间花费了丈夫60万~70万元”….

还贴出银行流水:

每日经济新闻综合新浪微博消息

那么,这个“陈军”到底是何人?

据21世纪经济报道,“**”事件中的陈军曾于2012-2014年负责绿地东北地区营销,期间将营销业绩从52亿做到200亿,随后升迁为绿地集团东三省营销负责人;而随着2015年绿地上市后,东北市场急转直下,陈军因此跳槽至碧桂园、中梁,并于2019年回到绿地,担任绿地京津翼事业部营销部总经理。

一家名为“房天下”媒体,2014年曾称陈军是“救火队员”和“关键先生”。“2012年52亿,2013年81亿,2014年冲刺200亿……52亿到200亿,这是个令业界震惊的数字,在黑土地上留下了这个上海男人不可磨灭的印记,但陈军并没有自满”。

史睿生信中说,陈军用集团每个月20万元的活动经费给张雨婷报销奢侈品。此情况是否属实暂且不谈,若事件中的“陈军”确实是绿地集团京津冀事业部营销部负责人,那么其涉嫌贪腐确实是有可能的。

对于房地产营销线负责人而言,由于其手握重权,经手与营销活动相关的公关费、广告费等,可支配较高额度的资金,其中便有了腾挪的空间。例如,如何推广楼盘形象便是前期营销的重要部分,房地产公司可能会分配给营销负责人一定的经费,用于配合专业的广告公司对楼盘进行推广。一旦失去了透明度,这些经费的流向便难以追溯。

而所谓的“活动经费”,或许也有用于公关招待的部分。为保证销售业绩,营销负责人往往也需要与企业、政府等方面打通关系。

有业内人士表示,以开发面积为100亩的楼盘为例,若地价以1500万元/亩的小城市平价土地计算,土建加上报建、设计、推广宣传,摊下来每平方米成本计6500元,而别墅每平米售价为10000-20000元;开发周期三年后,楼盘纯利润约为2亿元,在这2亿元利润中,可能要支付2%-5%的公关费,也就是400万元至1000万元不等。

而这些公关费则由房地产公司分配到下属各个负责人手中,若监管不严,便有可能出现挪用经费、内部腐败的情况。

绿地集团回应高管实名举报

对此,绿地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官方微博进行回复。

针对该实名举报,绿地控股回复举报信中的陈军非高管陈军,而是下属京津冀事业部营销负责人陈军,并由绿地集团京津冀事业部纪检监察部门进行调查核实。(综合媒体报道)

“;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