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娱乐热点

影迹 | 如果一切可以重来…

一起去爬山吗?我有相机


我不是在剧集开播的第一时间追的剧,而是等了一段时间,碰巧那段时间比较忙,不适合追剧。从引爆社交媒体到我开始看的这天之间,我尽量保证自己不主动摄入相关信息,也是为了防止被剧透,但是总在河边走,冲浪之余,总有些信息要被接收,比如爬山梗、时间管理梗等等,但是接收的比较片面,没有跟剧情有机结合,所以影响不大。
刚开始看剧的时候就知道是个双结局,主创们也无处不在地重复叙述两种不同版本的笛卡尔的故事,以作暗示。
童话和现实,你更相信哪一个?
如今的普世价值观把大家对于童话和现实之间的界限理解的很明确,或者说剧中营造出来的普世价值观是善意的世界。这也许证明了此刻的世界还残存些理智。


童话结局在剧中表现得已经很明确了,只要你相信所有带滤镜的剧情就好。

坏人被打死,好人活了下来,牺牲的是惩恶扬善的代价。




开局就是爬山梗,着实吓了我一跳。本剧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场景,有此一个。

岳父岳母不必多说,推下去了。不然也不会有后面的事情。我最开始不是很理解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仔细想了一下,大概是在此城市无依无靠,拼搏八年还没有正式编制,被妻子一家看不起,秃头,综上所述,导致了张东升的心理问题。


在岳父母去世之后,张东升的无微不至,加上徐静需要一个依靠,造成了妻子回心转意的假象。张东升啃着苹果,在阳台开心的笑了起来。这不是一个正常的反应,但是一个正常的可以理解的逻辑。后面,妻子**,换药致其死亡,都可以用心理问题来解释。




由于前面的剧情及被主创引领的思路,王瑶是个不讨喜的角色,朱晶晶亦是。

简单罗列几点,朝阳爸爸给朝阳买鞋,朱晶晶在上面踩了一脚,王瑶说你给哥哥道歉,他不像你一样每天都穿新鞋 [大意];这里是王瑶正式的露面及台词。朱晶晶坠楼之前,她说你就是嫉妒我,我爸爸只喜欢我一个,他不喜欢你,他讨厌你 [大意];这是朱晶晶最后的台词。在朱晶晶坠楼之后,王瑶去公安局看录像,一眼就看到了朱朝阳,一口断定是他,并且去质问朱朝阳,打了朝阳母女,并且在楼道、走廊里贴满了诽谤性质的告示,随后大闹景区,观众正式获知朝阳妈妈和马主任偷情。


以上,在我看来,这是一个比较能作的女人,想一出是一出,没有智慧。但是,作为母亲,有母亲特有的直觉,朱晶晶坠楼事件和朱朝阳肯定有关系。我认为,朱朝阳对王瑶起杀心是从始至终的,他对王瑶是怨恨的,根据情节的铺垫,是可以被理解的逻辑。




这种级别的坏人,没想到只出现了半集。不得不说它是以一个冷酷的局外人出现的,但是张东升的举动让我有些吃惊,三下两下解决掉,以一个更果断更冷峻的形象。


本来张东升只是为了钱来的,剧中可以看出,他找到车钥匙就想走,不想掺和他们之间的事情,这里需要讨论的地方是,普普在路上跟张东升说了什么,是如何解释朱晶晶坠楼事件的?朱朝阳大喊张老师的目的也是为了让张东升和王立硬刚。朱朝阳很聪明的看出了王立是个只会动武的人。


自张东升杀了王立,张东升在正向的道路上走到了尽头。从此,他开始不顾一切。




有观点说,朱朝阳弑父,自从在游乐场发现爸爸手包里的录音笔,从而起了杀心。我不这么认为。


朱晶晶坠楼事件之后,最大获益者是朱朝阳,重新获得了父亲的关照和陪伴。我认为朱朝阳不会因为录音笔事件而起杀心。


另外,在拉开手包拉链的时候,这部分声音肯定被记录下来,以朱朝阳的智商是知道的。但是,他犯了一个错误,就是泳镜。如果他把泳镜放回去,不好解释为什么不要;不放回去,就表明自己知道录音笔的存在。朱朝阳选择后者,并且声情并茂地演了一出戏。朝阳爸爸回去重听录音的时候,发现了拉链声,我觉得这个时候他大概知道朱晶晶坠楼事件和朝阳有关,但是他已经失去了一个女儿,不能再失去一个儿子,随后删除了录音。这是他觉得对不起自己的女儿,还打了自己一个巴掌。


这里有一个失衡,即父子误解。朱朝阳认为的录音笔事件,是爸爸受王瑶委托来试探他。而朝阳爸爸在场外信息(微博:至朱朝阳的一封信)中已经说明,他只是想拿着录音告诉王瑶这件事跟朝阳没关系,不要她再骚扰他。此处是朱朝阳下意识地将爸爸和王瑶放在了一起,放在了对立面,但如果由此就说朱朝阳有弑父念头,显然理由是不充分的,他需要父爱的陪伴,可以在结尾处水产厂的父子情深中看出来。另外,还有一点,朱朝阳看到黑色皇冠车的时候是没有料到朱永平恰巧会来的,所以基于以上动机,理由还是不够充分。


在现实结局中,我发现主要角色中,只有朱朝阳一个人活了下来。

这个结论其实让我有点惊讶。因为剧中花了很多篇幅告诉你谁还在,却没告诉你谁将不在。所以造成了全员都在的假象。




普普其实有点万恶之源的意思。但是普普对整体的剧情有推动作用的,是整部剧的剧情主轴,而且,众多决定剧情走向的决定都是普普做的,比如,写警告信、教训朱晶晶等。这个小女孩有与年龄不相符和的成熟冷静和应变能力。这大概也与在福利院生存的经历有关。


对于普普的死活,我认为在现实结局中应该是没有救回来,并且依照被删掉的场外信息显示,普普哮喘发作之后是被张东升送去了医院但未能救活。这部分桥段在正片中被删减,那么这部分留白大概是希望观众对普普的结局有更深的想象。从张东升第一时间拨打120已经能够证明张东升对普普是有些恻隐的。


至于欣欣是否存在的问题,如果欣欣不存在,那么在开局,欣欣与父母一同出现在普普的回忆中这一场景不好解释。只有普普谎言中的回忆这一种说法能够解释,那么这一切的发生都是基于一个不存在的人和故事,给欣欣打电话的场景也是作秀吗?我觉得这种说法过于牵强,尤其对于这么小的孩子来说,不露出破绽的情况下骗了所有人,我认为不太可能。尽管普普是有很强的小心思,但是我不认为这份心机会如此之深。或者是我不愿意相信。




严良在剧中角色之间的对比中,应该说是相对单纯的,是典型的有勇无谋型人格。陈冠声对严良变成如此模样心怀愧疚和遗憾。他在拿到监护人资格之后去找了严良,但被王立扎伤。这里观众对王立的厌恶被加深,以至后面被张东升快速解决掉的场面令人愉悦。


至于严良的生死,说法不一。或者说对严良的死亡时间有很多观点。


有观点说,严良死在水产厂。我觉得不可信。尽管张东升纵火烧掉水产厂的时候对水产厂进行了两层封闭,但是否将严良和朱朝阳分开在两个空间,还有讨论的空间。况且警察给出的信息是三具尸体,那么其中包括王瑶和朱永平,另外一具是王立的可能性较大。


另外,朱永平在发现王立尸体的空间被张东升击晕,在这期间张东升是否将朱永平换了房间还需要考证。为什么提出这个假设?因为如果没有更换房间,王立和朱永平共处一室,王立被发现的可能性较大。如果更换了房间,王立被藏在另外的空间中,有没有可能没有进入警察的视野中,那么此时的第三具尸体有没有可能是严良,或者是普普呢?


在普普死亡到水产厂决战中间的时间差,张东升有没有可能先将普普存放到水产厂的冷库呢?这里的概率应该不是很大,如果张东升先去了水产厂,就应该会处理王立,就不会有朱永平发现尸体的事情。所以第三具尸体是普普的可能性极低,是严良的可能性较低,毕竟严良是个活人,求生的本能将这个概率降到最低。


由此看来,第三具尸体的最大可能是王立。那么严良是在何时死的呢?

第一时间点,最后一幕的船上,张东升在走廊尽头看到了严良,两人厮杀。如果死亡时间是这里,那么朱朝阳见到的张东升,他的白衬衫没有一丝血迹,这个场景说不通。

第二时间点,最后朱朝阳和张东升对峙,严良跑出来,阻止朝阳杀掉张东升,反被朝阳甩到海中。如果死亡时间是这里,那么如何解释张东升碰到了严良并没有杀掉他,反而将其控制。有观点说,张东升在走廊尽头碰见的不是严良,而是朱朝阳的善念,我认为这种过分解读大可不必。


我更愿意相信的版本是,张东升在走廊尽头遇到了严良,将其制服控制起来,比如绑到桅杆上等等,随后去见朱朝阳,在此期间严良挣脱束缚,来到决战地,在阻止朱朝阳的时候被甩进水中,随后陈冠声在赶来的路上看见了严良落水前去营救,但两人体力不支双双溺水。以上是我理解的对未知剧情的补充。




张东升的死是求死。


他在水产厂决战后想要跳楼自杀,但是没有这个勇气,还残存侥幸想要苟活。但是警察找上门来,发现了机油、降糖药以及消失的眼镜。这时,张东升认为自己已经败露,所以在白船决战中想要引导朱朝阳杀掉他,但被严良阻拦。随后借警察完成自杀。


张东升这个角色中是恶中带着一点善,但仅此一点。他默许与普普的父女关系、知道是去救欣欣之后还是把钱给了他们,随后又被复制卡事件欺骗露出原本的恶。很难区分张东升的好坏形式,不完全坏,但不足够好。当我们界定张东升的时候,我们会想到他手上有着六条人命;我们也会想到尽管被高利贷恐吓,但还是把钱给了孩子们;但是,朱朝阳被王立袭击的那个晚上,张东升是准备三杀的。




在现实结局中,朱朝阳独活。


那么朱朝阳为什么要对严良普普灭口呢?

我认为,第一点在于张东升的挑拨离间。奥数课后,朱朝阳与张东升的对谈中,

-“我知道你很聪明,要不这样吧,我把钱给你,你把相机给我”;

-“我不是为了钱,是为了朋友”;

-“好朋友,好朋友让你一个人来找我要钱,那你们可真是好朋友”;

对于初中一年级,年龄大概在13岁左右的小孩来说,这些话很有杀伤力。张东升加深了朱朝阳心中孤傲的自信,但这仅仅是埋下了一颗种子,还没有发芽。


第二点,朱晶晶坠楼事件,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剧中直到结尾都是带着滤镜讲述给观众。我这里想到罗翔老师对电影中法律现象做出的解读,“刑法是对人最低的道德要求”,站在法律角度,兄妹不存在救助义务,但站在道德角度,兄妹不应该见死不救。

这部分让我听的云里雾里,随后结合片尾的十秒钟音频,我才想明白,朱晶晶坠楼,失足踩空是事实,但是没有掉下去,朱朝阳本可以给她更高的存活概率,但是他应该只是注视着她,任凭她力竭。所以,普普在最后的信中才会说,那一天的事,我没有告诉任何人。

但是,怎样做,才会永远保守这个秘密?


再来第三点,朱晶晶坠楼事件,有没有可能是朱朝阳把她推下去的?

我认为可能性不大。其一,朱朝阳很聪明,他不会直接和朱晶晶坠楼事件产生联系。其二,如果朱朝阳这么做了,那么他和张东升一样都是**犯,而普普大概率上不会继续和朱朝阳做朋友,也不会有后面的信任。


关于复制卡事件

我赞同大多数的观点。***厕所的复制卡事件是朱朝阳故意做局说给张东升听的。并且我在看到朱朝阳复制卡这一桥段的时候,镜头语言确有深意。所以,我同意:原相机中的卡给了张东升,复制卡1是空卡给了严良,复制卡2作了备份留给自己当作底牌。我发现在这个事件中,朱朝阳没有算准会发生什么,但是事情的进展却是他所期望的方向。这里的弹性做局实在太秀了,完全地根据当前事态随机应变。



额外的话

这部剧是完全按照我自己的节奏,一天四集,三天看完的。没有入情,也没有出情,只有无时无刻的分析,完全没有体会到追剧的快感,但也写成了一篇文章留作纪念。


至此,隐秘的角落,在我的生活中,已经是过去时了。

其实也没有多细思极恐,无非是想告诉我们,错误是级联的。一步走错,步步错。


你看,我还有机会吗?


-END-

-影迹 再会-

文中观点部分来源于

“;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