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娱乐热点

暮白首容婳为父求情,误会那岚岳,编剧把人

“之前写了《暮白首》中女性人物分析的第一篇,关于女主容婳的(《暮白首》女性角色分析,容婳(一):我很可爱,但我不是傻白甜),但是只分析了上半部分,容婳为什么不是傻白甜,本来想接着分析下半部分,容婳为什么不是恋爱脑。

但最近播出的几集,有人对女主的人设提出了质疑,觉得女主替父亲求情,以及小姨去世后对男主的误会太不应该,演到这里,人设到崩了。

所以感觉有必要插播一段,先好好先来分析一下这部分的剧情,不然后期对女主性格的分析,也没法进行。


这篇文章,主要是想来聊聊一下,容婳的人设,到底崩没崩?容婳为什么会对那岚岳说出那些扎心的话?为什么我们看到容婳说出那些话,会觉得她是背叛了那岚岳?

当然,以下的分析,只针对30和31两集,由于这个编剧太爱打观众的脸,所以我也保不准,她到后面真的就把容婳的人设写崩了,圆不回来了,若真是那样,我再写一篇文章自嘲。不过,就我看来,容婳这几集的表现,虽然令大家“生气”,但是人物的行为逻辑,完全还在角色的框架之内,行为也都可以自洽。

其实比起那岚岳,容婳受的苦一点也不少,至于为啥会让大家看着这么气?我们就来逐一分析一下。


容婳到底该不该替容靖沣求情?

看剧时,因为可以比剧中角色掌握到更加全面的信息,所以大多数时候,不管承不承认,我们都是开着“上帝视角”的。

即便《暮白首》的编剧天天给我们挖坑,让我们打脸,也仍然避免不了我们会居高临下地用“先知”态度来看待男女主的关系。

那么,问题来了,划重点。在这部剧里,一旦代入了上帝视角,肯定就会不自觉地同情那岚岳,站在他那一方。

为什么呢?因为岳鹅,是真的惨啊。

凌虚阁被灭,自己的家没了;母亲为了救自己,一命换一命,这世上和自己最亲的人没了;身体里被种下了三生三死的赤华珠,为了活下去,为了给娘报仇,给凌虚阁讨回公道,不得不与虎谋皮,和自己本来痛恨的大魔头墨幻合作,练玄冰符,把自己练成了不人不鬼的样子。


看到这样的男主,我们心疼,觉得他已经太惨,太过不容易了,所以这时候,就会认为,作为女主,应该选择无条件的支持他,相信她,而不应该再朝着他的伤口上撒盐,捅刀。

正是因为有了这样先入为主的想法,当岳婳两人第二次逛小树林,因为救小姨的问题,出现了分歧,女主进而求男主最后可以放她爹和她阿姐一条生路时,观众的内心才会天然地偏向岳鹅,觉得婳儿说出这样的话,简直太不应该,觉得她完全不顾及那岚岳的感受,觉得她瞬间变得不那么可爱了。

但如果我们能暂时放下上帝视角,代入容婳的视角来看,她这么做,是因为不爱阿岳吗?是因为自私自利,一心只顾着自己的家人吗?她前期睿智机敏,善解人意的人设,真的崩了吗?

其实没有。

因为我们做所有的事情,说的所有话,都脱离不开当时所处的环境。


容婳当时,处在一个什么样的环境中呢?

第一个,她和那岚岳好久未见,两人各自经历了许多,其实现在成长的脚步,已经不同频了。

当好久不见,生死未卜的爱人突然出现,婳儿心中其实也有许多的话想要问,但她又不敢问,她希望他还是原先的那个人,但又隐隐地觉着,他和之前那个活泼跳脱的林敬不同了。

他们之间,再见之时,已经是物是人非。

如果说两个人一开始相遇,是两个初涉江湖,不知其中险恶,有点理想化的孩子,还想着要凭借着自己的力量,化解两家上一辈的恩怨,阻止冤冤相报的事情发生,那么此时,经历过凌虚阁被灭这一场大劫难之后,男主显然已经先一步成长了。

可是女主,还活在过去理想化的想法之中,试图用自己的方式,一直陪伴男主,去化解这个仇恨。


容婳不是不知道横亘在他们之间这份仇恨的客观存在,只是此时,她一直在试图逃避。她再见到阿岳之后,满心所想的,都只是不要再失去眼前这个人。

她希望的,是今后,可以和他一起面对,一起承担。

此时的婳儿,因为不曾经历过失去至亲至爱人的痛,所以对于报仇的理解,应该还停留在“还凌虚阁清白”,“为江湖伸张正义”这个层面上。她知道她爹有罪,甚至于十恶不赦,该受到江湖道义的惩罚,该被世人唾弃,但是,血债血偿这件事,在她心里,应该还没准备好。

这个时候,老白过来给她敲了一记闷棍,告诉她,弑亲之仇,不共戴天,问她有没有想过,假如有一天,龙吟城和那岚家真的站在对立的两边,她要如何面对她爹,又如何面对那岚岳?


直到老白问出了口,容婳应该才开始第一次认真思考,他爹之前犯下了那么多的恶行,在那岚岳那里,到底还能不能有转圜的余地。

思考以后的结果,想都不用想,容婳心里也明白,他爹屠戮了那岚家两次,又在江湖上做了那么多的恶事,哪里还配得上被原谅?

但道理谁都懂,做起来又哪有那么容易?老白说的一点也没错,即便容靖沣再十恶不赦,也终究是她爹。若有一天夫君和父亲真的刀兵相向,她能袖手旁观吗?如果不能,她又应该站在哪里?

她自己也没有答案。


第二个,就是,对于岳鹅消失的那段时间,婳儿心里其实一直有疑虑,她想问,但不敢问,刚刚老白来给她敲闷棍的时候也说了,他能感受到那岚岳此次回来,和以前大不相同。


老白都看得出来,作为她的枕边人,婳儿又怎么会看不出来?

偏巧这边她刚接受完老白的灵魂拷问,那岚岳回来时,俩人正一边看星星,一边你侬我侬,岳鹅就突然阻止了婳儿摸向自己心脏的手。


虽然后面岳鹅岔开话题敷衍过去了,但这时,婳儿心里的疑虑,应该又加重了一分。

以上两点,都是小树林里矛盾爆发的催化剂,它们其实已经让婳儿在这段关系中,有了很强烈的不安全感,但因为不想让阿岳难过,她一直憋在心里没有说。

直到得知小姨生病,白苏老前辈又拒绝帮忙,她与阿岳闲谈间,阿岳无意间说出“凌虚阁被灭,也有紫烟的一份功劳”以后,她的不安全感,上升到了顶点。


她从出生就没了娘,小姨对她,就是母亲般的存在。可那岚岳如此冷静地说出,紫烟是覆灭凌虚阁的帮凶,这其实就是把两个人的矛盾,搬到台面上了。

应该说,在容婳眼里,那岚岳对于紫烟的态度,其实就是对她爹容靖沣态度的一次预演。如果那岚岳连紫烟都不肯放过,那她爹,她姐,肯定是想都不要想了。

所以这时婳儿开始慌了,她急着和阿岳解释,说自己从未忘记过凌虚阁的仇恨,说自己这么长时间以来的筹谋,都是为了要还凌虚阁一个清白。


然后她还是说出了,想让岳鹅最后能给爹和阿姐留一条生路这样的话。


许多人觉得,容婳最不该说的,就是这句话,就算所有人都为容靖沣求情,她也不行,因为她是阿岳最爱的人,却不顾他失去亲人和族人的痛苦,想要让他放过仇人,这是在他身上捅刀。

其实我觉得,容婳说出那样的话,于理虽然不该,但于情,却完全是人在情急之下的本能反应。

她听到阿岳叫小姨“帮凶”,加上老白昨天的话,和阿岳这几天的反常表现,都让她不能再确定,眼前这个人,到底还是不是她之前认识的那个那岚岳。


之前的阿岳,可能会愿意和她携手,共同面对江湖的血雨腥风,共同让她爹俯首认罪,最后还凌虚阁一个清白,但是,在容婳眼里,之前的阿岳,不是一个希望用血债血偿来解决问题的人。

所以,她之前才会一直不愿意面对横亘在父亲和丈夫之间这道永远跨不过去的深仇,她之前,一直幻想着能有一个“不负如来不负卿”的两全的解决办法,既能全了自己为人子女的亲情,也能给自己爱的人一个交待。

但显然,她太天真了。


这也是我前面说的,他俩的成长如今已经不同频了。之前两个人都是理想主义者,以为凭借着自己的一腔热血,就能还江湖一个太平,认为不应该被仇恨蒙蔽了双眼。

可如今那岚岳亲自经历过一遍至亲离去,家破人亡的惨痛之后,他才理解了娘当年对容靖沣的恨,也自然没办法再用以前的方式,来向容靖沣讨还公道。

而容婳,因为还未失去过什么,也不知道阿岳为了活下来,经历了多么大的痛苦和折磨,所以,还在天真地以为她夹在爱人和父亲的仇恨之间,可以两全。


所以无论是出于对那岚岳变化的不相信,还是出于对亲情血脉的本能,她这句话,都要问出口。

其实我觉得这里,编剧处理得可以了,因为容婳的这个做法,才真正体现了人性。没有一个人在自己亲人的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能淡定地说出,他就是该死这样的话。就算是能大义灭亲的人,也必定是经过了一个反复煎熬的过程。

况且容婳本身那么善良,如果她能够完全不纠结,没有任何挣扎反复地就站在那岚岳一边,支持他大义灭亲,那才是和她的本性背道而驰,这个角色才真的崩了。而现在容婳为爹求情,不过是她为人子女的最后一丝挣扎罢了。

她不知道答案吗?她那么聪明,怎么会猜不到那岚岳心中所想。

所以在阿岳说出“你为他们求的这条生路,容靖沣可有给过我们凌虚阁半分啊”这句话之后,她选择了沉默。


因为她爹都做过什么,她清楚,凌虚阁被灭,也是不争的事实,一边是受害者,是他爱的人,一边是加害者,是她的亲爹,这种时候,无论她说什么,选哪个,都是错。

那岚岳说完这句话之后,两人沉默了几秒钟,阿岳还是心软,先找了台阶下,用梅婴转移了话题。

婳儿听到他这么说,也立刻就配合的把话题引到了他们共同的敌人梅婴身上。


其实看到这个情景,我说不出的难受。

虽然岳鹅经历过凌虚阁的变故后,性情大变,但其实他在面对婳儿的时候,还是纯粹的,他也希望自己在她面前,可以先放下对容靖沣的仇恨,可以先不去想其他的,只是单纯地好好陪她一起,做饭,摘果子,看星星。


所以两人初见时,岳鹅其实也一直在逃避,逃避横在他俩之间的血海深仇。

但事实就是事实,早晚都要被挑破。紫烟病重,只是两人矛盾激化的一个预演。

在这里,俩人虽然第一次这正面讨论了这个矛盾,但最终,还是因为太过割舍不下对方,而选择了继续自欺欺人,于是就用梅婴来转移话题。


但实际上,两人此时心里都已经有了考量,都已经开始发现,从前的亲密无间,是无论如何回不去了,只要容靖沣在一天,他俩就永远回不到以前,倘若容靖沣不在了,可能也更加回不去了。

明知不可为,但是他们两人此刻,还是没有完全死心,都想着让这个结果晚点,再晚点到来。所以后面就算他俩在梅府,再互诉衷肠,再山盟海誓,甚至于已经圆了房(此次点名批评导演,这么重要的镜头,怎么能连个可脑补的暗示都没有,全靠猜?差评。)这些糖里面,也全都是带血的玻璃碴子。

当然,编剧眼里,小姨作为一个合格的工具人,在推动男女主矛盾升级方面,显然不能就这一个作用。小姨的死,终于让岳婳的矛盾被彻底激发,并且一发不可收拾了。

那么,容婳看到小姨出事后,指责质问阿岳,又是否是真的不信任他呢?

还是得放到人物当时所处的环境下去看。

当时,老白已经告诉了容婳,那岚岳自凌虚阁出事后,就一直躲在灵教,还跟随墨幻去了北荒。

因为剧的背景交代的不是很清楚,但就婳儿的师伯还有其他人的表现来看,灵教应该就是江湖中最大的反派,是那些自诩正义的江湖人士眼中的“邪教”,所以岳鹅投靠了邪教的大魔头,在他们看来,应该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

这一点,是岳鹅在婳儿心里埋下的又一个雷。

虽然后面岳鹅在梅府,把自己失踪这段时间的事情,都和她坦白了,但岳鹅体内赤华珠会失控的事情,婳儿也知道了。

岳鹅还对她说,如果以后他控制不住体内赤华珠,危害到了整个江湖,伤害到了无辜的人,就让她亲手杀了他。


婳儿自然是不可能这么做的,但是经过了这些天,从老白和岳鹅口中得到的信息,她最起码可以确定一点,那岚岳,和以前确实是不同了。而且因为他体内的这颗赤华珠,他很有可能以后做出一些连他自己都控制不了的事情。

这就是婳儿在发现小姨躺在阿岳怀里断气之前,对于阿岳在心里存在的一个印象。

看到小姨咽气,她那么激动地质问他,真的是因为她不信任他吗?不是。

她当时是因为太害怕了,她越是不希望这件事情是真的,才会越想要开口去和他确认。


这里面,编剧对于两人误会情节的处理,如果代入成普通的小情侣因为误会吵架,可能就会更好理解一些。

首先,有个误会产生了,被怀疑的一方本身并没有做错,他会觉得对方的质问,就是不信任,那既然你已经主观上对我不信任了,我说什么都是错,我又解释什么?

然而,一方越是不想解释,另一个就越是想要问。

问的那一方,是想要得到一个负面的答案吗?

比如,举个可能不太恰当的例子,假设你发现了男朋友某些看起来不太对的聊天记录,你质疑男朋友时,就一定希望这是他**的实锤吗?

除非你是铁了心要分手,不然你也希望他去否认吧,你也希望他会解释吧?

那为什么还要问呢?是因为不信任吗?

更多的还是因为担心,害怕,不希望这件事情是真的。因为不希望这件事情真的发生,所以才会急于去“证伪”,才会这么着急想要对方给个答案,给个解释。

提出质疑的人,往往是缺乏安全感的一方。所以很多时候他可能不是不信任别人,不信任的,是自己而已。

再回到岳婳两个人的吵架,阿岳就是那个被质疑的人,一开始老白误会他,他只是觉得荒谬,但并没有辩解。


可他没想到,容婳,他最信任的人,居然也来质疑她。这时,他的表情变成了震惊,不可思议,进而委屈,伤心,失望。


这里必须要顺带夸一下嘉伦的演技,全程没有一句台词,但是却把那种被自己最亲近之人误会的伤心和委屈演绎得淋漓尽致。

也怪不得观众看过之后,都觉得要被容婳当时的表现气死,实在是阿岳当时的情绪,代入能力太强了。

这时候,他仍然不想解释,一个是前面说的,小情侣吵架的惯性心理,你都不信任我了,我解释什么你会听吗?我说了也白说,不如不说。

还有一个,就是在两个人的关系中,他更为清醒。他知道,两个人之间隔着血海深仇,这点无论如何也抹不去,所以即便他这次解释清了,难免下次还会被误会。所以他想要借此机会,将计就计,直接让婳儿彻底误会,也逼自己死心。

那婳儿呢?她为什么会突然质疑阿岳,是因为什么自私,只顾自己的亲人,不顾他人的感受吗?我觉得也不是。

上面已经分析过了,先质疑的一方,往往都是缺乏安全感的一方。之前岳鹅已经在她心里埋下了许多的疑虑,再加上她知道他赤华珠可能失控的事情,刚刚又看到疑似阿岳发狂跑出来,所以见到眼前这一幕,她是真的怕了。


她的质疑,恰恰是因为太爱他了,而因为太爱,所以会怕,她怕自己的猜测成真,怕阿岳真的对小姨做了什么,那样的话,她最没办法面对的人,应该是她自己,因为在亲情,爱情和仇恨上,她真的已经没办法抉择了。

所以婳儿希望这一切不是真的,所以即便她心里相信阿岳,她还是会开这个口,还是会去确认,只为了听他亲口说一句,好安自己的心。


另外我觉得这里,婳儿还是绝对相信阿岳的,在她的认知里,即便阿岳真的杀了小姨,也绝对是因为赤华珠之毒没办法控制,而绝非故意,所以她后面,才会那么快的冷静下来。

但此时,阿岳的心应该真的是被伤到了,也真的想通了,想要借此彻底放手。所以,嘉伦同学在客栈门口,又给我们贡献了一场超级精彩的,受了委屈之后,如何跟女朋友体面地表明心迹,并且决然分手的好戏。

这场戏,那岚岳说出的每一句台词,每一个动作,都特别扎心,特别能让人感同身受,所以作为观众,我们对岳鹅实惨的滤镜,自然就又厚了一分。

容婳说,她想了许久,还是想要他一个解释。


他说:“你,我,一南一北,走到了一起,我们这一路上,为彼此牺牲了多少,付出了多少?你想清楚没有啊,一旦你问出口,咱俩之间的信任,也就破裂了”


“一旦开口,就回不到以前了”这句话,在他俩相处的过程中,一共出现过三次。

第一次是林敬欺骗容婳被发现,他劝婳儿最好不要问他缘由,因为他知道,两家的仇恨,一旦被摊开了说,她和婳儿,就再也不能毫无负担地爱着彼此。


婳儿心领神会,没有问,所以一开始,俩人可以假装这个世仇不存在,或者说,因为是上一辈的仇恨,不应该波及到下一辈,所以还能安心地在一起走下去。


第二次,是在梅府,两人都知晓彼此之间隔着血海深仇,但此时,岳鹅已经成长了,他可以学着去面对,但婳儿还停留在原地,所以她不想问出口,她不问,就是因为害怕一旦知道了岳儿生还的真相,她从此就会在阿岳和龙吟城面前进退两难。


只是这次,婳儿最终还是问了。

第三次,就是阿岳问她的这句话,这时候,两人的矛盾已经被彻底激化,彼此间都再也没有退路可言了。所以阿岳说出这句话,实际上也是在怪容婳,怪她如此的不相信自己,两人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婳儿此时的态度还是之前所说,她是相信阿岳的,她只是害怕,所以她只想要他亲口的一句解释,其实这时候,不管他说什么,她都会相信的。


但这时候,阿岳一方面是已经下定了决心要让她误会,一方面也是心中实在委屈不吐不快,所以就把自己的心路历程,全部剖析了一遍。

之前所有江湖人士都说是我杀了各大门派掌门时,你为什么可以毫不犹豫地站在我这一边?现在你却这么轻易地就怀疑我?如果你心里早就认定了这件事是我做的,那我解释什么,都是徒劳。


你说因为我当时没有**动机?是啊,你小姨和他们不同,我对她心存怨恨,所以我就有动机是吗?

我那岚岳之前和你所有的保证,所有的承诺,在你那里就这么廉价是吗?他这时,心里应该是既痛又气。


有人说,婳儿此时说的动机,其实就已经暴露了她根本就不信任那岚岳,她的所有信任,都是建立在理性推断的基础上的。

但信任的本质是什么呢?难道信任应该是毫无条件的吗?如果婳儿没有一点自己的分析判断,而是阿岳说什么她都相信的话,那不又变成了恋爱脑了吗?

她对他的信任,确实是建立在理性的基础上的,所以小姨的事情出现后,她才会慌,因为她的理性此刻已经不足以支撑她去说服自己相信阿岳了,开始让她变得有些动摇。

但从感情上,她永远是坚定地信任她的,所以她才会急于从阿岳身上,要一个解释,来支撑自己的判断。

不过,这里确实要批评容婳一点,就是她在对感情的处理上,确实有时候太过理性了。也正是因为她过于理性,什么事情都想要个证据,什么事情都想分个对错黑白,所以在面对那岚岳和小姨这件事上,她才会第一时间去想要问个清楚明白。

姑娘没有恋爱脑,本该是一件好事,但有的时候,若是放不下自己的理智,那这理智就会变成一把刀,直接扎进你最爱的人的心里,反过来,也会再扎进你心里。

因为感情这东西,有时候,真的不是可以用理智来衡量的。

就比如,岳鹅接下来说的这段话,就是他情感战胜了理智所做出的选择。

所有的江湖人士围堵龙吟城时,我陪你回去,我对容靖沣,有过半分的猜疑吗?


凌虚阁被灭,你被龙吟城的人抓了,我不顾一切地去救你,我有过半分的犹豫吗?


还有我娘的事,我为了救你,才发生了让我娘用赤华珠一命抵一命的事,事后我问过自己无数次,如果再发生这样的事情,我该怎么选择,但我心中的答案,永远都是你。无论让我选多少次,我都会选择救你。


我那岚岳这一辈子,对于你容婳的感情,永远都不会变,可你呢?


这时候,婳儿应该已经意识到自己错怪岳鹅了,所以她道歉了。

有人说她的道歉太过轻飘,凌虚阁几百条人命,林妈妈为了救敬儿牺牲了自己,她凭什么替阿岳选择用什么样的方式来复仇?本质上,她其实还是自私,还是想救她爹和她阿姐而已。

不能否认,她确实想让那岚岳留他亲人一条性命,但是也不能因此就说,容婳是白莲花,不值得那岚岳去爱。

前面的分析也说了,夺城主之位,还凌虚阁清白,让他爹身败名裂,受江湖人唾弃,这应该是她一直以来所谋划的复仇的方式。

之前阿岳,和她也是一样的想法。只是阿岳经历过这场大灾难后,再也不可能饶恕容靖沣了,而婳儿还站在原地,希望他还是原先那个林敬而已。

这不是谁爱不爱谁,是否道德绑架的问题,只是两人现在不同频,所以对事情的处理方式,出现了分歧。


对容婳来说,她一直都是不希望江湖上有太多的血雨腥风,解决完两家的恩怨,和那岚岳归隐江湖过安稳的小日子,才是她一直所盼,所以只要有一丝的可能,她自然不希望父亲和丈夫最后会刀兵相向。

直到岳鹅亲口说出,自己并非是那种只为报一己私仇的人,他求的始终是天下的公道和正义。她才知道,自己之前一直都是错怪了阿岳。


但就像阿岳之前所说,是她先开始怀疑她,质问的话已然说出口,所以他们两个,终究是不能再回到以前了。

唠叨了这么多,其实就是想说,容婳在小姨生病去世这件事上,处理得确实不好,但也不至于因为这个误会,就说她的人设崩了。

因为之前老白的敲打,和她心中的疑虑,以及突然遭逢亲人离世的一时冲动,都是他对那岚岳产生误会,提出质疑的原因。


站在阿岳的角度上,容婳的质问确实句句扎心,但从容婳的角度上来说,她前期的求情,后期的疑问,也都是情有可原。

要怪,就要怪编剧非得让他俩拿了这么一个无论怎么看,都是无解的剧本。

现在,就看这周编剧要怎么再把这个误会圆回来了。我始终是相信,白首夫妇的感情情比金坚,小那岚岳已经在麻麻的肚子里悄然成长了,生五个的梦想还会远吗?

这点小挫折,小误会,是打不倒他们的,白首夫妇,请赶快甜回来呀!

相关:

《暮白首》女性角色分析,容婳(一):我很可爱,但我不是傻白甜

《锦衣之下》陆绎今夏内心独白,《暮白首》剧情分析陆续更新中,觉得好看的话,欢迎关注哦(*^▽^*)

ps: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和鼓励,你们的喜爱,是我一直坚持下去的动力~所以还是要拜托大家,如果觉得写的好,帮我点个在看吧~~这样作者大大更新起来,才更加有力量哦~鞠躬~拜谢

莫雪/原创
近期不佛了,认识你很高兴
欢迎关注,给你不一样的新视角

长按二维码关注“莫雪的乌托邦”

“;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